公款行贿越来越突出

许多人认为,与那些接受贿赂的贪官相比,行贿者是被动的,甚至是被迫的和软弱的,忽视了贿赂的社会危害性。日前,《展望新闻周刊》记者在采访许多检察官办公室时了解到,为了获取贿赂证据并形成证据链,检察官有时不得不放弃对一些行贿者的调查,专注于调查贿赂。

江西某地区的检察长表示,在过去两年里,他的检察院调查了几起腐败案件,导致20多人被判刑,没有一名行贿者被定罪。

许多行贿者通过挖掘空来追求非法利益,以拉拢和贿赂国家工作人员。这种行为真的很糟糕,但是不幸的是,由于在处理案件时的实际考虑,行贿者经常受到轻视。

司法部长说。

此外,检察机关的人告诉本报记者,目前,不仅个人贿赂受到从轻处罚,单位贿赂更为宽大。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规定,各级检察机关应当建立建筑企业行贿记录,规定所有被法院认定为行贿的企业应当进行记录,不得参与工程投标。

然而,很少有行贿者或行贿单位能够最终被定罪。

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所长俞小光等专家指出,反贿赂斗争仍然受到立法、执法和思想认识的制约。

根据现行刑法的规定,一般受贿罪,即情节不严重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

此外,行贿者只要在被起诉前说明情况,就可以减轻甚至免除处罚。

比较原则也规定了贿赂犯罪的构成要件。

如今,贿赂方式发生了多种变化,甚至出现了跨地区贿赂和公款贿赂的新现象。原法律没有规定或者规定模糊,使得受贿罪仍然处于难以定性、难以处罚、难以履行责任的困境中。

吉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傅大中表示,有关单位贿赂的具体规定需要特别完善。

根据现行法律,单位受贿罪将对单位、单位主管和直接责任人实行双重处罚。

然而,如果他们利用职权以单位的名义行贿,以谋取与单位无关的个人利益,就很难区分这是个人犯罪还是单位犯罪,而且往往无法确定责任人。即使确定了责任人,也很难掌握个人是否达到了犯罪的程度。

近年来,贿赂犯罪呈现出领域广泛、贿赂对象扩大、贿赂数额巨大、犯罪集团化的特点。公款贿赂现象也越来越突出。

贿赂犯罪大多是持续的、长期的和隐蔽的。为了避免法律责任,行贿者经常逃跑。由于调查方法有限,大大增加了调查和取证的难度。

贿赂犯罪大多发生在一对一的基础上,这导致对供词的依赖。

为了破案和顺利地从行贿者那里获得贿赂,调查人员有时会对行贿者宽大处理。

我收到17万元,被判11年零6个月。即使一些老板贿赂了100万元,也什么都没有。这公平吗?一名因受贿被判入狱的前官员表示,他感到困惑。

接受采访的专家还分析说,当贿赂案件曝光时,人们往往关心谁得到了多少钱,但他们不太关心谁是行贿者。许多人认为,与那些接受贿赂的贪官相比,行贿者是被动的,甚至是被迫的和软弱的,忽视了贿赂的社会危害性。

在今年春天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工作报告中说,应加大惩治贿赂犯罪的力度。

受访者认为,打击非法贿赂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第一,明确法律定义,消除歧义,加大打击力度,做到两手抓。

二是创新、建立和完善打击贿赂犯罪的新机制,充分赋予检察机关打击取证难的技术侦查权。

南昌市人民检察院预防职务犯罪司副司长吴国强表示,江西省已建立贿赂档案查询系统,形成贿赂黑名单,给予有承包项目贿赂记录的人员一票否决权。

目前,华东六省一市已经实现了贿赂档案查询系统的网络化。

三是加大宣传力度,充分认识贿赂犯罪的危害,形成全社会的监督机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