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称,农民工的低入学率源于户籍障碍。

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2011年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发展统计公报》,截至2011年,中国农民工人数已达2.5亿,其中约1.6亿为农民工。

参加养老保险的农民工人数为4140万,参加医疗保险的农民工人数为4641万。

(北京新闻,6月5日)不到五分之一的保险率意味着绝大多数农民工不能享受同样的社会福利,尽管他们像城市居民一样努力工作和付出。在一些地方,如果他们停留在“虚张声势”上,比如改变农民工的名字,根本上解决农民工和城市居民之间巨大的收入差距是不够的。

农民工参与率低与一些企业的非正规就业密切相关。

城市居民的参与率往往高得多,在许多地方接近100%。显然,这一数据不包括在当地移徙工人的参与率中。

从表面上看,形成这种巨大反差的原因是城镇居民参加保险的方式多种多样,社会保障覆盖面极广。深层原因是户籍看起来不太显眼。

就社会保障而言,近年来,许多地方扩大了社会保障的覆盖面,但社会保障数据的发布往往是基于区域户籍人口的统计结果,这也与一个地方的成就直接相关。

这样,“二元”户籍制度下典型的“两张皮”现象就形成了:一方面,城镇居民保险覆盖率达到了较高水平;另一方面,农民工保险覆盖率低的现状难以改变。

在社会保障制度尚未实现全国范围内的全面流通,政治成果制度未能有效突破户籍壁垒的情况下,许多地方缺乏为农民工办理社会保障的动力和压力。

与城镇居民的高保险覆盖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从保单上退休的农民工在一些地方持续流动。矛盾的是,一些地方并没有积极寻找将农民工保留在社会保障体系中的对策,而是开了绿灯,甚至变相鼓励他们,以拦截从保险政策中退休的农民工的丰厚福利,从而填补地方社会保障资金的巨大缺口。

让我们来看看另一个现象,即近年来变得越来越严重的“劳动力短缺”。

过去,只有少数沿海城市面临“劳动力短缺”问题,这一问题近年来迅速蔓延到大陆。几乎所有国家都经历过“劳动力短缺”。

为此,一些地方领导愿意带头,千方百计在劳动密集型地区招聘农民工,为吸引农民工提供各种有利条件,努力缓解当地“用工荒”。

一些专家尖锐地指出,劳动力短缺的实质是农民工的权利短缺。

正是由于城乡户籍的“二元”结构,低收入农民工不得不付出大量隐性成本,如往返家乡的年交通费和租费。

从权利的角度来看,没有户籍的同等待遇导致农民工和城市居民之间的社会待遇不平等。自然,农民工不会有任何归属感。

因此,许多移徙工人每年都可能更换工作地点和职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