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短板显而易见,但独立可控的产业链真的不能实现吗?

来源:lookout智库记者李玉玺和《国家财经周刊》7月6日和8月23日,中美两国分别出具了价值分别为340亿美元和160亿美元的进口关税清单,对彼此的商品征收25%的关税。

中国对美国征收关税的商品包括大豆、玉米、小麦、大米、高粱、牛肉、猪肉、家禽、鱼、乳制品、坚果和蔬菜等农产品。

最近,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率团赴美国参加新一轮中美贸易谈判。

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双方在华盛顿举行的副部长级磋商中同意就下一步保持联系。

农产品已经成为中国在中美经贸冲突中的一个大筹码。同时,在一定程度上,这也表明中国农产品严重依赖进口,缺乏核心农业技术。

接受采访的专家认为,迫切需要在农业领域建立独立可控的产业链。

由于缺乏核心农业技术,近年来我国在许多农业领域的“进口依存度”越来越严重,主要农产品的进口数量逐年增加。

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农业贸易总额为20139亿美元,同比增长9.1%。

其中,进口额1258.6亿美元,同比增长12.7%。

尤其严重的是大豆,其进口依存度已超过85%。

公共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大豆产量达到1440万吨,比上年增长11.3%。进口9553万吨,比上年增长13.8%。总需求达到1.1079亿吨,比上年增长4.2%。

除了农产品的“进口依存度”之外,中国农业在核心技术领域的缺乏也值得更多关注。

自种子商业化和市场化以来,中国种业逐渐失去了对其市场份额和R&D权利的控制。

统计显示,目前,外国公司已经控制了中国市场70%的种子来源。

在商业品种的影响下,农民的种子保留率也一直在下降。

其他研究进一步指出,几个主要的跨国种子产业巨头控制着全球转基因作物种子,这些种子通常与特定的肥料和杀虫剂一起出售,这使得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农业越来越严重依赖这些公司。

占据市场制高点的外资研发品种价格逐年上涨,直接导致粮食生产成本飙升。

种业的失败恰恰表明中国农业领域缺乏核心技术,导致中国农业和农产品竞争力不断下降。

此外,中国在农业种植和育种机械、农产品加工机械和农产品加工技术方面也严重依赖外国。

因此,加快提升我国农业自主创新能力,鼓励农业企业研发和掌握核心技术迫在眉睫。

花生样品在国内农业领域建立独立可控的产业链,全面掌握核心技术,这并非不可能,花生产业是一个很好的样品。

经过多年的努力,中国花生产业已经完成了从种子、种植、收获和加工到农副产品加工的整个产业链的自主研发和自主创新,形成了从田地到普通百姓餐桌的整个产业链的自主控制。

花生自主可控产业链的建立离不开行业龙头企业山东鲁花集团多年的努力。

山东鲁花集团是国家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年产花生油150万吨。已建成21家大型压榨厂和分装厂,分布在山东、河南、河北、湖北、江苏、辽宁、吉林等10多个省。其经济效益连续30多年实现持续增长。

目前,鲁花集团已经形成了花生的完整产业链发展模式,包括种子培育、育种推广、生产加工、市场销售等。

为了解决花生油中的黄曲霉毒素问题,鲁花集团创始人孙梦泉从1986年到1992年带领研究团队,花了6年时间克服一切技术困难,开发了“5S物理压榨工艺”。

在不改变花生油营养和风味等品质特征的情况下,5S物理压榨工艺成功去除了花生油中的黄曲霉毒素,解决了这一世界性问题,使中国从食用油中去除黄曲霉毒素的技术达到世界领先水平,这也是鲁花对花生油领域技术创新的重大贡献。

2013年,以黄曲霉毒素去除为核心技术的鲁花5s压榨技术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在中国食用油行业创下20多年的“技术新高”。

为确保花生油生产质量,鲁花建立了高于国家标准和欧盟标准(≤2微克/千克)的内部控制标准。自2015年以来,记录了622批内部测试和148批委托测试。所有产品都符合内部控制标准的要求。

仅从2015年到2017年,鲁花就收到了来自各级政府监管部门的44份市场监管和抽样报告。结果表明,黄曲霉毒素B1含量低于1微克/千克。

此外,近年来,鲁花参与推动国内花生品种升级,用高油酸花生替代传统花生品种。

油酸是一种单不饱和脂肪酸,能调节人体生理功能,促进生长发育。

高油酸可以选择性调节人体血液中高密度和低密度胆固醇成分,降低心血管疾病的几率。

此外,油酸是一种相对稳定的物质,可以长时间储存而不氢化。高油酸食用油从生产到销售的液体稳定性比普通油高10-15倍,延长了食用油的货架期和货架期。

正是因为油酸的这种营养价值,它才成为食用油行业竞争的核心途径。

因此,高油酸花生成为产业的下一个选择,花生品种的升级势在必行。

早在2009年,鲁花集团就成立了一家农业科技推广公司,专门从事花生品种的引进和栽培、生产示范、经营和推广。

自2013年以来,鲁花农业科技公司与山东花生研究所等科研机构联手,研发了十多个适合全国不同地区种植的花生新品种。目前,已开发出10万亩高油酸花生种子繁育基地。

据了解,鲁花计划在五年内发展1000万亩基地,并致力于建设优质花生基地,推动高油酸花生品种升级换代。

同时,为了解决花生产业链的延伸问题,鲁花于2014年与江南大学联合申请开发一种利用高温花生粕生产浓缩蛋白的方法。该项目获得山东省自主创新和成果转化专项支持,成立生物蛋白公司,利用生物技术对花生粕进行深加工。

本发明通过生物发酵技术成功去除了花生粕中的黄曲霉毒素,提高了花生粕的品质,使花生粕应用于高端饲料,实现了每吨1300-1500元的净利润增长。

鲁花未来的目标是利用这项技术解决鲁花的所有加工副产品,并扩展花生产业链。

山东鲁花集团的实践证明,企业在整个农业产业链的自主可控实现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鲁花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孙东伟曾经说过,要实现农业现代化,首先要做的就是改变农业管理方式。同时,农业技术也必须得到高度重视。

最后,“三农”问题应实现强农业、富农和美丽农村。

如果农业不强大,农民就不会富裕。强大的农业依赖于技术,这也是“把技术翅膀放在农业上”的现实意义。

鲁花的经验表明,以企业为主体,从实际运作的角度出发,充分发挥企业的创造力,可以在实现企业长远发展的同时,促进产业的持续升级和核心技术的自主控制。

为此,业界建议加大对农业科技创新的政策支持。

改革农业人才培养机制,农业人才培养应注重产教结合;加强对产学研结合的支持,使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的科研成果能够形成产业无缝转型,提高科研指导生产的能力;加大对农业科技创新研究的投入,加大对科研院所、企业和个人农业科技创新的激励力度。

孙东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一个民族品牌来说,最重要的是代表一个国家的利益,代表这个国家的人民和消费者,鲁花一直按照这个标准运作。

“最伟大的侠客是为了国家和人民”。多年来,鲁花一直肩负着工业和国家的责任,同时为中国消费者提供健康美味的食用油产品。

希望将来会有更多像鲁花这样的企业参与科技创新,为中国农业早日实现自主创新和掌握核心技术做出贡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