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亚非:美国的选择困难

美国在2018年做出的选择不仅将塑造其在21世纪的战略方向,还将影响未来世界和平与经济繁荣。

第一个挑战是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关系。

美国在与崛起的中国打交道时一直处于劣势。

它应该像过去一样接受中国,还是应该把中国视为挑战美国霸权的“修正主义大国”?简而言之,中国是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还是伙伴?这对美国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性选择。这绝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

对中国来说,美国一直有不同的声音,目前的分歧甚至比以前更加严重。

一方面,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防部战略报告》和特朗普的国情咨文中,特朗普政府将中国列为美国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和美国国家利益、经济和价值体系的挑战者。

另一方面,许多代表东海岸当权派对华“接触+遏制”政策的美国外交政策专家和媒体评论员强烈批评特朗普对中国相关问题的处理。

真正的危险是,美国已经把中国视为其真正的敌人。

这可能导致美国陷入修昔底德的陷阱,尽管众所周知,美国迄今为止对中国采取的行动只是由于老式的习惯,即习惯性地阻碍中国成长为世界强国,而不是任何坚定的反华政策的存在。

第二个挑战对美国来说是国内和全球的,表现为美国创造的“自由国际秩序”日益崩溃。

马丁·沃尔夫以典型的英国轻描淡写的口吻评论道,“自由国际秩序现在已经不健康了”。

担任总统一年的特朗普一再抨击体现自由国际秩序基本结构的全球治理、安全条约、贸易安排、开放市场、世贸组织、教科文组织等多边机构,这严重损害了美国在二战结束后建立的治理体系。

今天,有效的全球治理已经成为奢侈品,维护世界秩序所需的全球公域变得越来越困难,使得“治理缺陷和混乱”成为常态,从而导致更大的不确定性。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颠覆自由秩序的努力一直得到美国蓝领工人和其他社会底层人士的支持,尽管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精英和创始人对此表示强烈反对。

最终的结果是,重要的决策更多地被政党政治劫持,社会差异加剧,整个美国社会更加充满敌意。

“美国第一”对美国人的吸引力就像英国的英国退出欧盟对英国人的吸引力一样。

这让许多人怀疑美国人能否与持续的全球合作相协调,以捍卫当前的国际体系,并赋予其特朗普政府一直在拼命寻求的国内合法性。

这一挑战对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美国会像以前一样拥抱全球化和全球治理吗?还是会抛弃一切,开始一个自我满足的新炉灶?不幸的是,在这个时代,美国不能像在“美国世纪”那样发号施令。

“美国时刻”永远消失了,尽管特朗普总统希望它会在他的国情咨文中再次出现。

第三个挑战是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和华盛顿共识的衰落,以及中国经济发展道路的日益吸引力。后者创造了经济奇迹,体现在中国的政治稳定、经济增长和社会凝聚力上。

中国没有“出口”这种模式,因为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状况。

然而,许多国家认为,中国的成功显然为实现经济繁荣提供了另一种途径,同时保留了自己的政治和文化传统。

这是毫无疑问的。

让历史对此做出决定性的判断。

美国对日益增长的战略焦虑深感不安,因为其“自由和基于规则的经济体系”几十年来一直主导着全球经济管理,现在这一体系受到中国成就的挑战。

在当今世界,重要的不仅仅是“硬实力”,如经济和军事实力,还有构成文化亲和力和经济模式的软实力。

事实上,众所周知,每个国家都必须使其国内条件适应不断变化的全球现实,然后确定自己的发展模式。

“一刀切”在现实世界中是不可行的。

对一个人来说,很明显,一个人必须终生学习以适应他生活的社会。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无论大小、贫富,情况都是如此。

美国会适应一个权力平衡已经改变、经济增长和竞争模式多样的世界吗?这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也是超级大国美国面临的困境。

为了建设更美好的未来,每个人都希望美国在这三个难题上做出明智的选择。

作者:前外交部副部长、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副主任何亚非表示,美国后院发生火灾。特朗普表示,这是来自中国的“火花”。这篇文章是《中美聚焦》专栏作家的原创文章。版权属于作者和中美焦点。如果您需要重印,请联系中美焦点微信公众号并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