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小刀刺穿了韩国的钥匙,“宇宙第一”原本是一只纸老虎。

最近,韩国很忙。大型企业的老板们焦虑不安,纷纷前往日本洽谈住宿事宜。然而,老百姓愤怒了,走上街头示威和抵制日货。

至于韩国官员,他们似乎很忙。当他们忙于召集日本大使抗议时,当他们忙于召集企业谈判对策时,当他们忙于向世贸组织投诉时,他们忙于向他们的美国父亲哭诉。

然而,所有这些都没有帮助,因为韩国这次被日本捏了。只要日本不主动放手,让韩国努力奋斗,就无法摆脱被摩擦的命运。

日本的动作既快又准,可以称之为两千斤。至少可以说,日本没有对韩国施加任何压力,即7月1日宣布将限制向韩国出口用于制造电视和智能手机的三种半导体材料,如“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氟化氢”。

虽然韩国半导体行业自称是“宇宙中最大的”,世界三大半导体公司中有两家是韩国公司,但韩国可以生产半导体产品,但不能生产半导体产品的原材料,而且一直需要从日本进口。

例如,日本这次制裁的三种原料“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氟化氢”不能由韩国人自己生产,世界上大多数制造商不得不依赖日本的供应。

氟聚酰亚胺是一种用于有机发光二极管显示器、折叠显示屏、半导体封装等工艺的聚酰亚胺薄膜。光致抗蚀剂被应用于集成电路、半导体分立器件和有机发光二极管面板的制造。氟化氢在芯片制造过程中用作蚀刻气体。

这三种原材料都是面板和芯片制造过程中必不可少的重要原材料。如果韩国无法从日本获得供应,那么韩国半导体企业将陷入“无草制砖”的困境。

由于韩国企业还没有为“乙计划”做好准备,再过一两个月,当韩国制造商的原材料库存耗尽时,所有生产线将不得不停止。那时,自称“宇宙第一”的韩国半导体工业将完全瘫痪。

总而言之,日本政府这次的举措虽然温和,但非常明智。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仅仅通过压制三种未知的原材料,就能对抗两千斤,并使韩国的第一支柱产业走向灭亡。

日本和韩国积累了一百年的仇恨,安倍借此机会为他们报仇。然而,日本这次对韩国的攻击也很不寻常。这种恶毒的举动就像摧毁韩国的半导体产业。

对韩国来说,半导体产业是他们的第一支柱产业。如果半导体产业衰退,韩国不仅会遭受严重的经济衰退,还会脱离发达国家的行列。

那么,作为一个邻国和美国的弟弟,日本为什么要对韩国下手这么重呢?事实上,日本和韩国不仅根深蒂固,而且积怨甚深。在历史上,韩国曾多次被日本侵略,而在现代,韩国被日本摧毁并殖民了几十年。

20世纪80年代,韩国人和美国人相互合作,推翻并取代日本的半导体产业,间接导致日本经济陷入“失去的30年”。

虽然日本人别无选择,只能这样做,但他们心中也极度不满。因此,尽管日本和韩国名义上仍然是盟友,但他们心中是敌人。各种摩擦已经持续多年了。

1965年,当日韩恢复外交关系正常化时,日本和韩国曾经签署了《日韩索赔协议》(Agreement on Reclaim of Japan and South Korea),其中规定日本政府将向韩国政府免费提供3亿美元和2亿美元的赔偿,以解决两国及其公民的所有索赔。此后,韩国“不能再提出任何进一步的要求”。

然而,不久前,韩国最高法院发布了最终判决,要求日本最大的钢铁集团日本住友钢铁公司(Nippon Steel Sumitomo)向二战期间被强行招募到日本的四名韩国工人每人支付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8.5万元)。

韩国法院后来对三菱重工和那智不二周助公司等强迫劳动的日本公司实施了类似的处罚。

当日本入侵和殖民韩国时,它给韩国人民造成了难以言表的损害。如果受害者及其后代根据这一判决向日本政府和日本企业提出索赔,恐怕许多日本公司将不得不为破产买单。因此,日本政府自然不愿意承认韩国最高法院的这一判决。

经过反复摩擦,日本在大阪G20会议后突然袭击韩国,限制向韩国出口三种半导体材料,即“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氟化氢”。

这有点像日本击剑中的“武士道”。重要的是立即拔剑杀敌,彻底击败韩国。

基础科学太薄弱了,一张纸老虎的邮票会打破许多人的印象。日本不再能够做到这一点,科技水平早已被韩国超越,因为很多电子产品以前都是在日本生产的,但现在很多电子产品都是在韩国生产的。此外,韩国的造船业和美容技术非常强大。

然而,在专家眼中,韩国实际上是一个三流国家。他们的产品看起来很棒,但他们实际上并没有掌握核心技术,而核心技术仍然离日本很远。

事实上,韩国的技术在应用科学方面很强,而基础科学很弱,而日本的应用科学不如韩国强,但基础科学很强。

诺贝尔科学奖授予在科学研究领域做出巨大贡献的人。因此,一个国家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人数通常可以被视为判断一个国家基础科学实力的标准。

在过去的100年里,多达22名日本人获得了诺贝尔科学奖,但没有一个韩国人获得过。

基础科学是以自然界中特定的物理形态及其运动形态为研究对象,探索和揭示自然界中物理运动形态的基本规律的科学。应用科学是一门直接应用于材料生产的技术和工艺特性的科学。

在实践过程中,要取得技术突破,基础科学研究的突破是必要的。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虽然韩国企业生产出优秀的产品,但它们需要从日本进口核心部件和原材料,因为它们自己无法制造。

从这个角度来看,三星实际上只是中兴通讯的升级版。许多核心技术仍受人类控制,所以一旦掌握了关键,它只能屈服并乞求怜悯。

日本对韩国的制裁也再次敲响了警钟。尽管韩国的基础科学没有韩国薄弱,但仍有许多不足之处。

如果我们不花时间大力发展基础科学,我们就会像韩国一样,它看起来像“宇宙第一”,但实际上却是一只一击即破的纸老虎。

发表评论